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IKO轴承 > 正文内容

当年没看完的那本《偷星九月天》曾经的辉煌只剩下一地鸡毛

发布日期:2021-11-29 21:47   来源:未知   阅读:
 

  11月20日,知名国漫《偷星九月天》宣布了动画化的消息,也在各大社区掀起了铺天盖地的讨论。只不过除了高喊“爷青结”的老读者们,更多关于这部作品的声音,显得并不是很友好。

  时值2006年,在漫画产业发达的日本,创刊四十余年的杂志《周刊少年Jump》正处于全新的鼎盛时代——《海贼王》《火影忍者》《死神》《银魂》……这些如今依然声名赫赫的名作,在当时齐聚一堂。

  而在大洋彼岸的中国,那个盗版横行,正版都不知能否收回印刷成本的市场里,《周刊少年Jump》的成功挑拨着一群年轻人的心,他们试图仿制出属于中国漫画的奇迹。

  如今回过头来看,《知音漫客》的成功几乎是必然——背靠当时国内纸媒发行量霸主的《知音》杂志,坐拥丰厚的资源与资深的技术积累;5元一本的低廉售价加上一改传统的订刊邮寄形式,将期刊分布于各大报亭、学校旁的小卖部,精准把握住自己的市场定位——青少年群体。短短一年,《知音漫客》已然站稳市场。

  不过光是站稳市场可远远不够。彼时的中国漫画市场既有《老夫子》《乌龙院》这类老牌长篇连载漫画,又有《阿衰》《爆笑校园》这类新生代成功之作。身为后起之秀的《知音漫客》,急需一部能打出口碑,瓜分市场,最好还能以一己之力撑起一本杂志销量的作品。

  好在没过多久,《知音漫客》就等来了属于自己的台柱级作品。2007年的春天,《偷星九月天》横空出世,偷走了无数少年少女的心。

  2007年5月,由周洪滨负责编剧,范晓松(小松)担当主笔,酝酿了一年之久的《偷星九月天》正式开始连载。短短一年后,在老前辈《1区212》完结之际,《偷星九月天》接过王位,撑起了《知音漫客》的半壁江山。

  这部作品讲述了由大盗九月盗走主人公琉星家紫微星宝石而引发的与千年古国古悉兰、各种神秘组织相关的冒险故事——至少故事的开头是这样的,毕竟长达7年的连载时间,让这个以轻松幽默开局的故事慢慢成长为一个略显臃肿的庞大世界,不过头疼的剧情问题咱们还是放到后面再聊吧。

  如果以现代的眼光重新审视这部作品,不少人心中模糊的美好回忆或许会幻灭:质感廉价的线条、观感平平的分镜、稚嫩的画风、如今再看不免有些生硬的笑点,不论是放在今天还是十年前都算不上多出众。

  借本文第一次看到这部作品的朋友,或许也很难想象,当年是这样一部作品血洗了中国漫画界。

  然而,就是这么一部年纪稍大一点的读者看不上,年纪更小的读者又会错过的作品,成了中间一代人最独特的回忆。

  在当年那个智能手机尚不发达的年代,五花八门的杂志小说就是课余打发时间的不二之选。10块钱一本的单行本是朋友圈子里最闪耀的宝贝,刊载有最新漫画的《知音漫客》在全班传阅,要么被翻烂,要么被班主任没收的盛况,在纸媒没落的今天恐怕也难以复刻。

  至于《偷星九月天》到底有多火,连载期间能与《斗破苍穹》与《斗罗大陆》两部高人气作品的人气掰掰手腕,讨论度常年居高不下,放在今天,那就是稳坐B站榜首的不动王者,是每个无关QQ群都会聊上几嘴的现象级作品。

  列出客观的数据应该更直观:在2014年完结之际,《偷星九月天》官方宣布单行本销量突破5000万。要知道,当年那本插着神奇的解密卡的《冒险小虎队》全球销量也不过4000万。

  而作者周洪滨也借着这部作品的火爆人气,靠2000万的版税跻身中国漫画作家富豪榜榜首,成了当时名副其实的中国漫画第一人。

  十年前,在华西都市报的采访中,当被问及《偷星九月天》的成功原因时,周洪滨本人是这样解释的:“天时地利人和”,成功的要因全看命。

  诚然,作为“年轻人的第一部超能力战斗漫画”,《偷星九月天》的设定在那个大家普遍没见过世面的年代,确实是挺时髦的:黑月铁骑、暗月骑士、十二堕天使、第七感、八元素……这一连串列出来中二感满满的名词,在当年就是酷炫时髦的象征,完美戳中青少年的喜好。

  随着剧情的深入,作品里刻画的一个又一个角色开始闪光,帅气强大的十月,逼格满满的贪狼……尽管如今记忆中他们的脸都已经开始模糊,可当年那份单纯的感动也不会褪色。

  《偷星九月天》与《知音漫客》相互成就,开创了中国漫画的黄金时代。商品化、舞台剧、首部漫改大电影……一切的一切都让大家缺乏信心的漫画市场开始活跃,“国漫崛起”四个大字终于有了几分实感。

  11月20日,在B站的国创发布会上,《偷星九月天》的动画化终于成真。不过在“爷青结”之余,各大社区关于《偷星九月天》的讨论里,也少不了污言秽语的骂战。

  漫画开篇,编剧周洪滨借用当年的名作《圣少女》中的飞贼与侦探人设,塑造出男女主的欢喜冤家形象,再拿出一个坏事做尽的大反派担任最终BOSS,剧情结构清晰明朗,开头的黑月铁骑篇剧情展开也相当吸睛。不管怎么看,《偷星九月天》都算是起了个好头。

  可接下来漫画的爆火远远超出了作者的预期,来自编辑部的压力,来自读者的压力,都让这部作品不得不做出改变。从月刊到半月刊再到周刊,创作者们早已经失去了对剧情的掌控能力。

  由于年代确实有些久远,当我尝试在网上补全十年前的模糊记忆时,知乎上一篇长达万字的剧情梳理差点没把我劝退。为了维持热度,作品在后期强行注水,拖长整个故事,完结时的剧情框架已经不可能用三言两语概括清楚了。

  从一开始的猫捉老鼠的轻松氛围,慢慢扩展到拯救世界的宏大叙事,这部作品经历了大量无意义的支线剧情,各路不明觉厉的魔神巨人轮番上场打个没完,永远都能在关键时刻机械降神的突兀设定……很明显,这些剧情就像脱缰野马,早已脱离了初期的剧情大纲,倒不如说根本就没有大纲这种东西,剧情的割裂感很难不让人怀疑周洪滨是不是想到哪编到哪。

  为了对应后期庞大的剧情,多到数不清的人物自然也得轮番出场。只可惜作者的笔力显然驾驭不住笔下的角色,结果最后呈现的效果看起来就像是你方唱罢我登场,表演结束的角色匆匆下台,留给其他角色出场机会,等到再次出场,已经不知道是几百话之后的故事了。

  就像蝴蝶效应一样,后期强行修改设定也难免与早期的情节产生排斥,催生各类神奇的BUG,更何况这部连载7年的作品,画到后面怕不是早就忘了初期的小设定了。如今的剧情讨论贴里,大家最感兴趣的反而是一起来找茬,研究各种奇葩的剧情漏洞。

  当然,大长篇漫画后期注水倒也算不得太大的槽点,有点名气的长篇漫画都喜欢这么干,大家也早已喜闻乐见。抛开混乱的逻辑、糟糕的画功,如今粉丝们声讨的重点,更多的落在了两对苦情CP上。

  不得不佩服周洪滨独到的商业眼光,在十几年前那个蛮荒的市场,他就已经掌握了时下最热门的财富密码——炒CP,一手缔造了“年轻人的第一部党争漫画”。

  简单来说,这部作品最初的男女主,琉星和九月,按照初始设定本该是圆满的一对。可随着十月这个角色开始崭露头角,人气飙升以至于压过了前期狼狈的男主琉星。尝到了甜头的作者,在后续剧情中,让十月也加入了这场围绕女主九月的恋爱故事。

  尽管周洪滨也曾在采访中明确表示过,九月喜欢的是琉星,但党争赚来的讨论度和人气实在是太高了。接下来的剧情大家应该也都耳熟能详了:作者选择吊着两位男主角,放任这段懵懂的恋情野蛮生长,“九琉”和“九十”激烈的骂战也将《偷星九月天》的热度推向巅峰。

  至于无法逃避的结尾,周洪滨更是祭出了大招——让两位男主角回归婴儿,交由女主九月照顾。此前刻骨铭心的爱情像是一场笑话,如此敷衍的党争结局,比起名场面“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应该有过之而无不及。

  《偷星九月天》缺乏设计、完全不负责任的结局,不仅没给这段数年的党争画上句号,反倒是彻底激怒了“九琉”和“九十”两边的粉丝。双方的骂战愈演愈烈,在完结7年之际的今天,琉星和十月两位倒霉的男主仍身陷舆论漩涡,成了两边输出负面情绪的靶子。

  一手好牌打得稀烂不过如此。从万众狂欢的青春群像剧,到遗臭万年的烂尾作品,《偷星九月天》在唏嘘声中收尾,在谩骂声中完结。

  2017年,在《偷星九月天》完结3年之后,周洪滨亲手创建了一支虚拟偶像组合“星偶24”,24位男生女生,原型都来自于他的作品,尤其是“星流”、“玖月”、“时月”三位,属于是把当年的CP拉出来再续情缘了。说得好听点就是不忘初心,但说的难听点那就是吃……

  星偶24不出意料地招来了无数的质疑与谩骂,为此,周洪滨还特地写长文为自己辩护。

  可到了2018年,周洪滨重新执笔,开启了一部新作《蜂旅人》,主角设定为玖月和时月,就好像一辈子都走不出《偷星九月天》一样。

  星偶24和《蜂旅人》理所当然地没做出什么成绩,而在这之后,你就很难找到这位曾经的漫画首富的新消息了,就好像他的时间永远停在了那7年的辉煌中,至今还没有走出去。

  在前些天《偷星九月天》公布动画化之后,周洪滨这三个字重新回归大众视野。如果现在打开周洪滨的微博,按时间排序查看评论,你就能找到无数让他给当年的烂尾一个交代的读者。似乎大家都心知肚明,到底是什么让这部作品慢慢走向崩坏。

  小学二年级的周洪滨,被漫画大师鸟山明的名作《七龙珠》深深吸引,头一次体会到漫画的魅力的他,立志成为名震天下的漫画家。

  只可惜事与愿违,大学毕业后,初入社会的他只能在一家服装公司负责插画的工作,与自己当初的梦想相去甚远,更何况每个月400元的工资想养活自己都有些勉强。

  残酷的现实让周洪滨有些茫然不知所措。2001年,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打通了《漫画Party》的投稿电话,接听电话的负责人,正是两年后创作出那部家喻户晓的漫画,《阿衰on line》的作者猫小乐。

  电话那头的猫小乐用一句话改变了周洪滨今后的命运,让他毅然决然地选择踏上追梦的道路——“钱不是最重要的,给读者带来快乐才是最重要的。”

  十年后,2011年的周洪滨站在了中国漫画作家富豪榜的第三名,收获了数不尽的财富和粉丝的爱戴,真正做到了当年的那句话——“给读者带来快乐”。

  又是一个十年后,2021年的今天,曾经的辉煌如今只落得一地鸡毛,不知道周洪滨是否还记得当初看到《七龙珠》时内心的憧憬,是否还记得自己挥笔画画时的初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